与红牛联姻前的莱比锡 这里曾是德国足球的摇篮

上赛季英超大黑马莱斯特城夺得联赛冠军,创造了体育史上的一段神话,而今年延续了莱斯特城黑马本色的则是德甲的莱比锡红牛,尽管最终没能挑落德甲班霸拜仁慕尼黑,但也在自己的德甲处子季中锁定了欧冠资格,这支来自东德地区的球队正在开辟德甲新格局。

莱比锡隶属原东德地区,是德国东部的第二大城市,历史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在当地古语中,“莱比锡(Leipzig)”一词的意思是种有菩提树的地方,这座古老的城市有着博览会之母、书城、音乐城的美名,伟大的音乐家巴赫曾在市内的托马斯教堂担任乐长长达20多年。

此外它为世人熟知是因为拿破仑战争中著名的“莱比锡战役”,拿破仑的军队在此地被普鲁士、奥地利、俄国联军击败。

莱比锡同样也是东德时代的足球重镇,德国足协就是在莱比锡成立的。如果不是因为足球,很难将莱比锡和红牛两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事物联系到一起。事实上莱比锡红牛(RB Leipzig)的队名中,RB并非我们熟悉的能量饮料红牛(Red Bull)的缩写,而是RasenBallsport(草地球类)的缩写,这又是为什么?

早在莱比锡红牛之前,红牛就已经与体育结缘。在F1领域红牛早已打响了自己的名号,自从2004年收购捷豹车队并改名红牛后,这支车队已经成为了围场中最成功的的车队之一,并于2010-2013年在德国车手维特尔的带领下连续4年获得车队总冠军。莱比锡也并非红牛首次涉足足球圈,在此之前红牛旗下已经拥有了奥地利萨尔茨堡红牛、纽约红牛和巴西红牛这三支足球俱乐部,红牛的一贯做法就是购买一支处于低谷期的队伍,让他们重新崛起并打上红牛的烙印,一如此前的捷豹车队。

不过在进军五大联赛的第一枪,红牛集团就遇到了麻烦。红牛曾经在汉堡、慕尼黑和杜塞尔多夫考察了很多年,但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对象,圣保利、慕尼黑1860、杜塞尔多夫等俱乐部都拒绝了红牛的收购意图。最终红牛购买了莱比锡当地的一支足球俱乐部——德国第5级别联赛球队马克兰斯塔特(SSV Markranstädt)。不过德国足协规定球队名字中不得直接出现赞助商的名字,这让意图灌输商业价值的红牛集团非常苦恼。最终红牛打了个擦边球,球队名中用RasenBallsport(草地球类)代替了红牛(Red Bull),这样保障了在电视转播等途径中球队名称缩写仍然是RB。

除了名称外,德国联赛还有所谓的“50+1”规定,大致意思是,除了在政策制定前就已经投资并且拥有球队超过20年的拜尔制药(勒沃库森)和大众集团(沃尔夫斯堡),职业球队50%以上的股份必须由会员制的球迷俱乐部持有,也就是说俱乐部的最终话语权必须是会员制的球迷俱乐部。但这个制度只针对职业俱乐部,也就是德甲和德乙层面,莱比锡红牛成立之初虽然只是德国第5级别球队,但也早就考虑到了这一层面。为了绕开这一规定,让红牛而非会员拥有俱乐部绝对话语权,莱比锡红牛的会费高的吓人,一年将近1000欧元,要知道多特蒙德的会费也不过60欧元,即便如此莱比锡最初也仅有8名会员,无一例外均是红牛集团的高管,最后扩充到了17名也均是集团高管或者生意伙伴,球迷即便申请成为会员也不会获得审批通过。

明面上遵循“50+1”规则的莱比锡红牛事实上正是与“50+1”的精神背道而驰,莱比锡红牛屡屡钻空子的做法也让这支球队成为全德球迷的公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fymjxc.com/,RB莱比锡无论去哪里比赛莱比锡红牛都遭受了巨大的敌意,每支球队都会打出“屠杀红牛”的横幅标语,而这种病态一直在蔓延。从最早哈施勒球迷朝他们的大巴投掷石头,到罗斯托克球迷在比赛前10分钟拒绝入场、柏林联球迷一身黑衣在球场静默、再到上个赛季对阵德累斯顿时,德累斯顿在场边摆放了一个血淋淋的牛头示威,莱比锡红牛一路顶着压力前行。本赛季德甲赛场对阵多特蒙德时,大黄蜂则将“反莱比锡运动”推至高潮,2月5日多特蒙德主场对阵莱比锡RB一役,在伊杜纳信号公园球场的看台上,到处都有攻击莱比锡RB的标语:红牛,足球公敌;啤酒是激情,红牛只是装酷。

2月5日赛前,莱比锡RB球迷在进场前遭遇了多特蒙德极端球迷实施的暴力袭击,即使是妇女和儿童,也没能躲过罐头、照明弹和石头的伤害,甚至有4名警察和一只警犬在此次冲突中受伤。该事件涉及爆炸物,殴打,人身伤害,财产破坏,盗窃等28项刑事指控。作为德甲最老牌的俱乐部之一,多特蒙德显然对于莱比锡红牛的建队方式非常不满,多特球迷代表古鲁切斯基接受德国电视一台《Sport1》采访时表示,尽管德甲“50+1”规则允许莱比锡存在,但是受红牛集团控制的他们会导致“整体足球文化的死亡”。

出于商业化的考量,红牛对于莱比锡、乃至德国足球的插手是不可避免的,萨尔茨堡红牛和莱比锡红牛间频繁的球员往来也让这样的模式遭受了外界的非议,不过莱比锡红牛所取得的成绩却足以令整个欧洲为之侧目。成立不到8年以来,莱比锡红牛完成了恐怖的四级跳,从一支业余队伍成长为半职业球队、职业球队,乃至下赛季将出现在欧冠舞台上。在红牛集团的注资下,莱比锡红牛挖来了昔日缔造霍芬海姆奇迹的朗尼克,并邀请奥地利名帅哈森许特尔执教。49岁的哈森许特尔2007年执教德丙球队翁特哈兴,并在2011年率领球队升上德乙,2015年他又带领因戈尔施塔特升上德甲,并且带领球队在首个德甲赛季保级成功,可谓名噪一时,他也被视作安切洛蒂和温格的接班人。

球员方面莱比锡红牛注重挖掘有潜力的新人,2016年里约奥运会德国大名单中就有克洛斯特曼和赛尔克两名主力来自莱比锡,此外如今名声在外的福斯贝里、纳比-凯塔、维尔纳、奥尔班、萨比策等人均是莱比锡培养的半成品,拜仁超新星基米希同样是在莱比锡红牛表现出色后才吸引了拜仁的目光。

上文提到过,1900年的德国足协正是在莱比锡成立的。不仅如此,在德国足协成立后的首届联赛中(1902-03赛季),Vfb莱比锡在决赛中7-2击败捷克的DSC布拉格获得冠军。作为20世纪初德国最顶尖的球队之一,Vfb莱比锡曾三次获得德国冠军,几乎每个赛季都喊着争冠的口号。不过受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Vfb莱比锡此后有近乎一半的人都在军队服役,1913年获得德国冠军的队伍中更是有4人在战争中失去了生命,这对于莱比锡足球是个沉重的打击。

战后百废俱兴,Vfb莱比锡也进入了崭新的阶段,俱乐部搬进了新球场(the Probstheidaer Stadium),在1922年Vfb莱比锡新球场的首场比赛中就涌入了5万多球迷。不过这更多象征了俱乐部在战前的地位而非之后的。事实证明,想要恢复一支过往辉煌、遭战争事故摧毁的球队是很困难的,其困难程度远远超过了兴建一座新球场,慕尼黑空难后的曼联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在1963年德甲联赛成立之前,德国的足球处于一个相当混乱的时期,处于萨克森州的Vfb莱比锡和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图林根州的一些俱乐部组建了德国中部地区足球锦标赛,这其中Vfb莱比锡无疑是最成功的,他们曾经11次获得冠军。然而纳粹掌权后在1933年创建了高利加赛制(Gauliga system),将德国俱乐部划入16个省级联赛(后增加为18个),按照规定,每个省的冠军奖进入德国冠军锦标赛争夺全国冠军。

此后被划入萨克森省的Vfb莱比锡一直处于联赛中游和降级区之间,不过1936年他们不可思议地打进了德国杯决赛,并且在4000名本队球迷的见证下,在柏林2-1爆冷击败沙尔克夺冠。在施行了11个赛季后,高利加赛制(Gauliga system)随着二战的爆发终止,纳粹也随即垮台,德国的体育随着变革的潮流一起翻云覆雨,许多足球俱乐部都被当局解散,这其中就包括Vfb莱比锡。

莱比锡这座城市必须找到一个新的足球名片,不过在当时组建一个俱乐部绝非易事,不仅要求撇除纳粹元素,俱乐部的成员还必须是当地人,尽管如此,还是有一家叫做SG莱比锡的队伍于战火中建立,并试图回到德国足球的金字塔顶端。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支俱乐部的名字几经更换,并很快就宣告解散。SG莱比锡的球员们分别加入了莱比锡涡轮(SC Rotation Leipzig)和莱比锡火车头(SC Lokomotive Leipzig)。并且这两支俱乐部都参加了东德超级联赛,两支球队成绩一直十分稳定,1957年莱比锡火车头更赢得了东德杯冠军,莱比锡城的球迷们也为之热情高涨,1956年两支俱乐部之前的德比大战吸引了超过10万球迷观战,这迄今都是德国纪录。

然后好事多磨,两支俱乐部双雄争霸的局面并不利于这座东德第二大城市在足球领域争夺更多荣誉,随后莱比锡成立了一直全新的俱乐部SC莱比锡,涡轮和火车头两家俱乐部的优秀球员加入了SC莱比锡,剩下的则去了莱比锡化学(BSG Chemie Leipzig),于是乎集合了两家俱乐部精英的SC莱比锡理应是实力更强的一方。

故事接下来的发展发生了有趣的颠覆,实力强盛的SC莱比锡的确在成立第一年就杀进了杯赛决赛,但是莱比锡化学竟然出人意料的夺得了东德超级联赛的冠军,这也让莱比锡城的球迷再次陷入了挑选主队的两难境地。到了1966年,为了让东德足球更具有竞争力,SC莱比锡再次重组并改名为莱比锡火车头FC(1. FC Lokomitive Leipzig),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前文提到过的莱比锡火车头(SC Lokomotive Leipzig)。由于莱比锡是德国铁路的重要枢纽,因此莱比锡火车头FC的很多球员都是当时的铁路员工。

当时的莱比锡火车头俱乐部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他们对于年轻球员的培养以及快速、有活力的足球风格。莱比锡火车头还成立了一个新的足球学校,为东德培养了不少国脚。60年代莱比锡火车头第一次参加洲际比赛,并在1966年捧回了国际托托杯,这也是东德首次有俱乐部获此殊荣。在同年的国际城市博览会杯(欧联杯前身)中,莱比锡火车头在第四轮击败了由尤西比奥领衔的如日中天的本菲卡,让世界感受了莱比锡的力量。

在接下来的20年里,莱比锡火车头一直是东德最强的俱乐部之一,他们曾在1970-1987年间8次打进东德杯决赛,4次夺冠。不过他们常常为了在欧战中取得好成绩而放弃周六的联赛,这让他们臭名昭著。1987年优胜者杯决赛,莱比锡火车头迎战由克鲁伊夫执教、里杰卡尔德、范巴斯滕、博格坎普坐镇的阿贾克斯,最终一球小负功亏一篑。

随着柏林墙被推倒,大批东德人涌入西部,德国足球联赛也合为一体,罗斯托克和德累斯顿是仅有的并入德甲的东德俱乐部,其余大部分球队都被划入德乙,这其中也包括莱比锡火车头。之后俱乐部为了重现往日荣光恢复了Vfb莱比锡的名称,并一度在1994年升入德甲,可以随后Vfb马上降级,并混迹于3、4级别联赛之间。Vfb莱比锡渴望回到德甲,但现实是残酷的,由于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他们在2000年和2004年两度遭到托管,那支夺得德国首个联赛冠军的王者早已不复存在。

庆幸的是,莱比锡始终是足球的沃土,2004年当地球迷重新组建了莱比锡火车头FC(1. FC Lokomotive Leipzig),新的火车头不仅继承了Vfb莱比锡的梯队系统和女队,更得到了当地球迷的支持。前火车头球员Rainer Lisiewicz以教练身份带领球队从零开始,由第11级别联赛打起,这样的经历让人联想到英格兰的AFC温布尔登和联曼,后者还曾在2006年与莱比锡火车头进行了一场友谊赛。

时过境迁,到了2008年,莱比锡火车头已经升上了德国第五级别联赛,莱比锡红牛(RB Leipzig)则刚刚成立,在两支球队的首次交手中,莱比锡红牛3-0完胜,这个赛季莱比锡火车头还遇到了另一支当地球队莱比锡萨克森。莱比锡的三支俱乐部就像伟大航路中短暂驻足的三支舰队,最终向不同的航向驶去。

现在的莱比锡火车头已经升入了第四级别联赛,同许多俱乐部一样挣扎在低级别联赛,他们无法与财力雄厚的莱比锡红牛抗争,但是莱比锡当地的球迷们对它唯有感激之情。新生的莱比锡红牛搅动了德国足坛的格局,愿昔日的王者之师莱比锡火车头也能早日回到它应有的高度。

亚博vip888网页全站登录|下载